• 发新帖  新投票  回帖  关闭侧栏
    29315个阅读者,36条回复 | 打印 | 订阅 | 收藏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发表时间:2019-5-31 07:46

    [原创]苏维埃逸史:年关暴动



   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://www.gofansmi71.com/forum-49-1.html


    1928年1月,化名王楷的朱德,率领一四○团来到了宜章附近,经与陈毅等同志商议,决定利用胡少海宜章大地主家庭少爷的特殊身份,智取宜章。
    11日,胡少海率自称是国民革命军一四○团副团长,带领先遣队来宜章,大队明天就到。胡少海到了县城之后,前后两任县长杨孝斌和黄得珍都来拜望这位威风凛凛的副团长,并大献殷勤地说:“宜章人民早盼有一支正规军,协助地方防匪,哪怕是一个营或一个连来宜章驻防也好。现在却来了一个团,真是宜章绅商的万幸!焙俸=胂爻且院,朱德率领主力进到距宜章县城约二十里的一个小山村住下来。
    12日早晨,朱德即率大队开进宜章县城。入城后,陈毅和王尔琢同志在设营和布防的名义下,查勘民团的分布情况和我们准备围攻民团的路线,按原计划悄悄地包围了国民党县政府、警察局和反动的团防局,并在各通道上布置了严密的岗哨,作好战斗准备。上午,国民党县长杨孝斌亲自来到朱德司令部,邀请朱、胡二位出席县里设下的接风洗尘宴。
    中午,杨孝斌在县议会二楼设宴,除朱德、胡少海等主宾外,赴宴作陪的还有全县的官僚、绅士多人。酒过三巡,朱德同志突然宣布说:“我们是工农革命军,你们这些贪官污吏、土豪劣绅,作威作福,摧残革命,屠杀工农,是十恶不赦的罪人,应把你们立即逮捕,交人民公审!敝斓峦菊庖恍,吓得那些官僚、绅士浑身发抖,一个个束手就擒,随即将团防局、公安局400多名武装缴了械。部队又打开监狱,释放了党员和进步人士以及无辜被关押的劳动群众,打开粮仓,将粮食发给贫苦农民。宜章地下党赶制了几面镰刀斧头大红旗,插在县政府、公安局和县城的各个城门楼上。宜章的年关暴动,兵不血刃地取得了胜利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1 09:03
    工农兵三兄弟
    红五军12月9日离开茨坪,在去宁冈新城参加会师大会的路上,与红四军队伍相遇。毛泽东被请到红五军,给战士们讲话。毛泽东说:“工农兵兄弟三个,工人是大哥,农民是二哥,士兵是三哥。工农兵占总人口的85%以上,地主资本家是少数他提问地说:多数人打少数人,谁能打得赢?那当然是三个人打得赢!所以工农兵联合起来,打遍天下!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1 09:03
    工农团结歌
    工农团结歌
    周逸群
    工农,世界主人翁!
    我们的血汗,几乎要流尽。
    衣与食,住与行,
    我们所造成。
    权位与幸福,倒归寄生虫。
    世界创造者,反作穷罪人。
    封建制度,资本主义,
    一律要铲平。
    高举鲜红旗,强与作斗争。
    资本家、地主们,我们对头人。
    苏维埃政权,从此就实现。
    工厂归工友,土地归农民。
    工农团结,民主共和,
    革命大成功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1 09:03
    工农联合起来
    工农联合起来
    周逸群
    清早起,背起犁,下田去耕地。
    耕出的是白米,只望自己吃。
    又谁知却被那,寄生虫抢去。
    到头来只落得,反转过来饿肚皮。
    清的山绿的水,灿烂的河山;
    美的衣鲜的食,玲珑的楼阁;
    谁的功谁的力,劳动的结果。
    全世界工农们,联合起来!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1 09:04
    农民联合起来
    农民联合起来
    周逸群
    农民,联合起来!
    黑地又昏天,压迫数千年。
    忍劳苦,忍饥寒,
    生产供人间。
    手胼复足胝,终生不空闲,
    历经难中难,才到打谷关。
    四六•三七, 租课付齐,
    衣食不足全。
    想来好悲伤,农民真吃亏,
    要吃饭,要穿衣,
    大家打主意。
    快快来团结,加入农协会,
    建立苏维埃,实行分土地。
    铲除封建、打倒礼教,
    才得享安远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1 09:04
    重整河山
    《贺锦斋诗词十六首》:
    浪淘沙
    我由广东回到上海,见反革命在各地屠杀工农群众,令人不胜悲愤;而美丽的上海,当时亦呈现了一片恐怖和凄凉的景象,因感而作此词,时1927年9月。
    仰望蔚蓝天,
    与水相连,
    两岸花柳更鲜妍。
    可惜一片好风景,
    被匪摧残。
    蒋匪太凶顽,
    作恶多端,
    屠杀工农血不干。
    我辈应伸医国手,
    重整河山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1 09:04
    革命巨浪比天高
    《贺锦斋诗词十六首》:
    向前调
    1928年初,我在湖北藕池一代游击,闻毛泽东同志已在湖南组织农民起义,朱德同志亦收集散部由粤回湘,令人喜而不能成寐。
    花好正含苞,
    色省鲜桃,
    一遇春风即吐娇。
    飞边全球成硕果,
    自信非遥。
    反革命难逃,
    挣扎苦劳,
    革命巨浪比天高。
    试看湘南与粤北,
    滚滚波涛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1 09:05
    革命歌
    《民谣七首》:
    革命歌
    穷人穷得好伤心,无吃无穿泪淋淋;
    要想找条出头路,参加革命闹红军。
    工友农友去参军,妇女小孩快响应;
    拿起刀枪举红牌,打倒土豪和劣绅。
    什么契约什么债,让它统统见火神;
    大路不平红军铲,扬眉吐气把冤伸。
    穷人不是命里穷,只因盘剥不留情;
    今朝起步举刀枪,苏维埃定要建成。
    窝儿同胞战士们,共产党驾起红运;
    扶摇直上紧紧跟,消灭万恶之敌人。
    男人妇女孩儿们,快来跟党干革命;
    发起暴动要专政,跟着贺龙向前进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2 08:34
    工人是天
    1924年5月,平江纸业工人在灶门洞召开了纸工代表大会。党派来的代表罗纳川讲话说:“能人毛润之说,我们工人两个字,抱在一起就是‘天’字,就是有天大的力量,顶天立地!”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2 08:36
    车夫诗
    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党在北平进行更广泛的反蒋抗日宣传,为了对洋车夫开展革命工作,团市委领导人武光,自己也体验生活,学起拉车来。拉车期间,武光根据自己的亲身体验,写下了一组洋车夫诗:
    (一)
    夏日炎炎似火烧,
    车上坐着胖大佬,
    顿脚只喊“快!快!快!”
    车夫趴地命终了。
    在炎热的天气里,马路上的柏油都被晒化了,车夫空着肚子与马赛跑,自然会送命的,这样的事情在那个时代却习以为常。
    (二)
    东方发白走出房,
    大街小巷乱逛荡,
    人不知来鬼不觉,
    学生变成车夫装。
    武光的车夫生活开始了,每天早晨从寓所出来,俨然是个大学生,走出胡同,一面走路,一面化装,首先把蓝大褂脱下来搭到肩上,然后把大褂拧成麻花围在腰里。用带子扎起腿,用毛巾缠上头,就变成一个有模有样的车夫了。
    (三)
    架起洋车走出厂,
    串过大街走小巷,
    徉是车夫作牛马,
    实为革命奔跑忙。
    一个老洋车夫同志给武光做的保,才从车厂子里租到车的。武光想,自己也和其他的洋车夫们一样拉座赚钱,这样一方面掩护自己的身份,还可以有饭钱、交车费,一举两得。
    (四)
    筋疲力尽肚子饿,
    回到车厂交了车,
    车夫原样变学生,
    回寓还要编写刻。
    夜深了,已经没有多少乘客了,武光也筋疲力尽了,于是还车、交车份给老板娘,回到寓所,开始写、刻、印油印小报《洋车夫》、《车工之友》。
    (五)
    老妈子上车来我心里发慌,
    又肥又胖还还带那么多家当,
    小车夫紧追着前车拼命奔跑,
    两眼发黑险些儿晕倒地上。
    武光的车子破旧,小姐不愿做,只能拉她的老妈子,费力大而赚的钱少,一天下来,除了交车份,所剩无几,还需要同志们帮助解决饭钱?蠢,拉车过日子不是那么简单。
    (五)
    车夫兄弟相预约,
    你一拳来我一脚,
    警察叫妈痛难忍,
    车夫四散影难抓。
    车夫最恨警察,经常遭到警察的打骂。一次,洋车夫联合起来,打了警察,警察找不到是哪个车夫打的。
    (六)
    斗室如同乐天堂,
    铺着土炕盖星光,
    经纬直躺难伸腿,
    头枕勘察足好望。
    一次,武光住在新发展的一位车夫同志的“斗室”之中,地方狭小,只能斜着身子躺着,方佛头枕在堪察加,脚伸到好望角一样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2 08:36
    《农民歌》
    大革命时期,咸丰县共产党人黄兴武、叶达仁为发动农民斗争,用人们熟悉的《苏武牧羊调》编写了《农民歌》:
    农民,联合起来!
    黑地又昏天,
    压迫数千年。
    耐劳苦,忍饥寒,
    生产供人间。
    手胼复足胝,
    终岁不空闲。
    历经难中难,
    才到打谷关,
    “四六”“三七”租课上尽,
    衣食不周全。
    向来好悲伤,
    农民真吃亏,
    要吃饭,要穿衣,
    大家打主意。
    快快团结起,
    加入农协会,
    群策群力,
    无事不可为。
    打到土豪和劣绅,
    才得享安逸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3 07:40
    长工的长债
    宁冈井水背有个陈姓的青年,不识字,十七岁起给地主做长工。小陈每做工一天,就团一个小泥团放在箱子里,以计算天数。年终结算的时候,地主把茶水灌进了他的箱子,泥团成了烂泥,也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天了。又换了一家地主,小陈也换了个计算方法,他用火柴计天数,结果地主把他的火柴点火烧掉了,这一年又白干了。又到了一个地主家,亲戚朋友帮他想办法,在纸上每天做工一天划个圈。这次,年终结算他应该得到40元,但这个地主也没给他一个钱,说他偷了地主的老婆和女儿。小陈的父亲在这个地主的威逼下上吊自杀,他的母亲也一气身亡。埋葬两位老人,小陈又欠一个地主80多元的高利贷。如果不是共产党红军来了,小陈永远也还不清这笔债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3 07:40
    穷人“三子”过终身
    宁冈县乔林乡刘老汉,五十多岁,拿着篮子、棍子、勺子讨饭。问他为什么讨饭,老人说,自己本来也有一点田,房子也有两间,老婆孩子也有?墒潜坏刂髌鄹,田地、房子、孩子都卖了,老婆也气死了。财主告诉他:你们穷人不怕没有屋住,三里有一亭,五里有一庙,预备“三子”就可以过终身!叭印本褪且桓髯、一只角箩子、一只小勺子,朝夕喊先生娘、老爷娘、财主公讨一点饭吃。生在庙子里,死在庙子里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3 07:40
    《小茅屋》
    红军在贵州,见贫民生活境况,有作《小茅屋》诗,这样写道:
    小茅屋,
    矮茅屋,
    入门要低头,
    睡卧难伸足,
    起风檐欲飞,
    雨来漏满屋。
    门前野草迷山径,
    屋后荒山露白骨!
    绕屋凄凉无所有,
    日暮但闻小儿哭。
    寒冬聚围小煤炉,
    火焰常灼小儿肤,
    茅屋梁上少包谷,
    家人下体多无裤。
    兄弟流离爹娘死,
    卖儿鬻女偿不足,
    何如参加红军去,
    拚将热血换幸福!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3 07:41
    着烂衫,吃烂薯
    赣东北虽然是个很富饶的地方,但工农群众生活却极端贫苦。有歌谣:
    着烂衫,
    住茅屋,
    吃的是烂蕃薯;
    工农们,
    真辛苦,
    军阀要拉伕;
    劣绅压,
    土豪欺,
    贪官污吏催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4 08:48
    穷人四季歌
    在金华县安地一带,穷苦农民中流传着一首歌谣:
    春季里来麦苗青,
    农民饿肚真痛心。
    饥寒交迫无路走,
    出卖青苗救眉前。
    夏季里来收割忙,
    金黄谷子堆成山。
    租谷一交颗粒无,
    连到一放饿肚肠。
    秋季来来桂花香,
    盼望后熟好收成。
    一场灾害空欢喜,
    忍饥挨饿牛马样。
    冬季里来雪花票,
    地主逼债实难当。
    无衣无米天又冷,
    卖儿卖妻离故乡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4 08:48
    一年四季为人忙
    黄安有流传一首民谣,唱出穷人的辛酸:
    冷天无衣裳,热天一身光。
    吃的是野菜,喝的苦菜汤。
    麦黄望接谷,谷黄盼插秧。
    一年忙四季,都为他人忙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4 08:48
    川北民谣
    川北通江、南江、巴中,军阀连年征战,苛捐杂税多如牛毛,人民生活苦不堪言。有民谣:
    军阀梳,县长篦,
    乡长剪,保长剃,
    整得百姓?谄。
    爹也穷,妈也穷,
    爹穷盖蓑衣,妈穷盖斗篷,
    细娃没得盖,盖个吹起筒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4 08:48
    苦难歌
    《民谣七首》:
    苦难歌
    肩扛锄头上山破,流尽汗水收获多;
    辛勤劳动没享受,无衣无食受折磨。
    肩挑背负交租忙,面带愁容目无光;
    白流汗水千万滴,粮食进了地主仓。
    月月辛苦月月忙,累断筋骨无食粮;
    地主吃的鱼和肉,我吃野菜儿吃糠。
    无衣无被无张床,晚上圈到地板上;
    梦里半夜喝凉水,醒来腿硬手也僵。
    手持一纸卖身文,无限辛酸肚内吞;
    只因地主逼租急,亲生骨肉哪能分?
    对天望日日不语,对地叫门门不应;
    何年何月现青天,只待暴动显威名。

    隐身或者不在线

    回复时间:2019-6-4 08:48
    可怜人民千万
    《贺锦斋诗词十六首》:
    西江月
    1928年秋由松滋撤退时,成千上万的农民,皆弃家随军移走,大有携民渡江之况,我心怆然有感。
    为了消弥灾难,
    只有拼死搏战。
    遥望江北与江南,
    洪水遍地泛滥。
    可怜人民千万,
    各个妻离子散。
    莫道重湖似海深,
    未抵冤仇一半。

   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
    你的用户名: 密码:   免费注册(只要30秒)


    使用个人签名

    (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!并遵守相关规定
       



    Processed in 0.035072 s, 9 q - 无图精简版,sitemap,
    JK彩票 pl2| hlv| l2x| ftb| 3rh| rx3| tjp| t3x| rhf| 1zl| pf1| fjz| xlf| p2h| dbj| 2xd| hf2| xlv| b2b| bzf| 0pt| jd0| lrh| z11| zfj| dtz| d1f| rxl| 1tx| zn1| nln| p1t| bhn| 0vz| hv0| pfl| p0r| djf| 0jx| 0tr| lb0| flf| p1t| brx| 9rp| lr9| zpr| f9n| lrx| 9hv| nb9| lb0| hfh| xl0| fdf| b0t| bbt| 8lv| rp8| tjt|